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买码免费资料2015年

2016-2016-06-01 1:54:22 来源: www.5252bao.com 我来说说:657796阅读:193570874236

字号:小中大

 

中安在线讯 据新安晚报报道,今年4月30日,当宿州居民刘永伟被检查出左肾感染时,他就想起自己莫名其妙失踪的右肾。

刘永伟去年6月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胸腔手术,数月后在多家医院检查均被告知“右肾缺如”。“我做胸腔手术,右肾怎么会失踪呢?”刘永伟带着疑问踏上寻肾之旅,但大半年过去了,无论是医生医院,还是相关部门,都没有给他一个答案。

初见:右胸创口仍未痊愈

4月19日中午,记者来到宿州市埇桥区南关办事处的一座村庄,问起刘永伟,村民们都指向一处宽敞的住宅。“他懂一点祖传医术,以前身体也很强壮,但现在身子垮掉了。”一位村民叹气说。

记者走到刘永伟家,一辆农耕拖拉机停在门口,已经开始生锈。走进屋子,一间小药房映入眼帘。不一会儿,一个瘦弱男人出现在了门口,他就是刘永伟。

“我以前很壮的,现在都不成形了。”刘永伟告诉记者,“我右胸腔上手术伤口化脓了,今天想去宿州的医院,把化脓的伤口处理一下。可医院医生知道我右边的肾莫名其妙丢失的事情,他们都不敢给我做手术。这事情谁会见过?一个拳头大的器官会莫名其妙没了?”

刘永伟掀起了衣服,右胸手术创口还在,而右肾部位并没有创口。由于胸腔手术的创口迟迟不能处理,已经影响到其他器官。

“我的左肾现在也开始受影响了,这样下去,我的左肾也会坏掉,到那时,我真的就完了。”刘永伟说。

回忆:出车祸转院至徐州

“去年6月12号,我开着拖拉机拉点猪粪去田里,刚出家门不远,就看到几个小家伙骑着电动车朝我冲过来。我紧急打方向避让他们,哪里知道车一下子就翻了。”刘永伟回忆道,当时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的意识模糊了,话都说不出来。我清醒一点,就听到我爱人在哭。身体根本都动不了。”受了重伤的刘永伟被送到当地的皖北医院住了8天。

记者从皖北医院了解到,刘永伟被送到医院后,急诊医生就为他进行了CT检查,发现他的右侧身体受伤很重。其诊断的病历上写着:“右侧外伤性膈疝,右侧多发肋骨骨折,右肺挫伤,两侧胸腔积液,肝、右肾挫伤,胸腰椎棘突及横突多发骨折。”

由于治疗效果不佳,2015年6月19日11时许,刘永伟被转到了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紧急进行手术。“当时医院给我拍了CT片,确认了皖北医院的诊断。”刘永伟说,“当时医生跟我说,我的右肾等器官在车祸中,都挤到胸腔里了。必须要立即手术,把器官复位。”

手术:医生称肾放回腹腔

据刘永伟介绍,他被送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第二天,医院就组织专家会诊,由胸心外科主任医师胡波主刀手术。

记者从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手术记录中看到,这次手术名称是“经胸膈疝修补术+肋骨内固定术+肺纤维板剥脱术”。“手术很成功,胡波等专家花了8个小时时间,把我的胸腔手术做好了。”刘永伟说。

在手术记录中,该医院详细记录了这次手术从早上10时开始,一直到下午5时结束,刘永伟胸腔里的器官被一一复位。手术记录特别提到:“将肝脏及肾脏还纳入腹腔,修补膈肌。”

刘永伟回忆说:“手术之后,胡波医生也跟我说,他把右肾取出来观察了,发现是好的,又重新纳入腹腔了。”由于手术成功,刘永伟对于右肾取出来再纳回去的事情并没有在意。

“7月1号,医院又进行了第二次手术,主要是把我胸腔的切口清创。”刘永伟说。

“清创手术之后,7月6号,我身体有所好转,就转到了胸心外科病房继续治疗。”刘永伟说,“过了一个多月,我的伤口都开始拆线了,但伤口还是有一些脓液,医生跟我说,要进一步治疗好,可以到离徐州不远的山东省立医院去进一步治疗。”

震惊:再拍CT右肾失踪

2015年8月18日,刘永伟办理了出院手续,连夜赶到山东省立医院。第二天,他就得到一个如晴天霹雳的诊断:右肾失踪了。

8月19日下午14时12分,山东省立医院为刘永伟拍了CT,发现右侧胸腔的引流管还在,部分组织出现感染。更奇怪的是,“右肾未见确切显示”。

“看到这个结果,医生说我的右肾不在了。我都蒙了,明明胡医生把我的右肾都回归原位了,怎么会不见了呢?”刘永伟说,当时山东省立医院就不愿意接收他,因为不清楚右肾是如何失踪的。

为了弄清真相,刘永伟忍痛来到了南京军区总医院,经过CT检查,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右肾缺如”。“后来,我又来到合肥的一家大医院拍CT,同样显示我的右肾没了。”刘永伟告诉记者,一个拍CT的医生说:“如果右肾还在,哪怕是变得像芝麻粒,我都能给你照出来,可你的右肾的确显示没了。”

刘永伟还是不愿相信,今年1月份,他又在宿州一家大医院检查,同样得出了右肾不在的结论。

“我忍不住了,我又来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拍CT,当我把CT单子交给胡波医生时候,他明确跟我说,右肾的确没了。”刘永伟说,“当时我跟胡医生说,‘医生你给我做的手术,右肾没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他听完掉头就走。”

寻肾:奔波万里仍无结果

“胡波医生不给我一个回答,从2月份到现在,我都是带伤去找真相的。”刘永伟说,太难了,他的行程加起来都超过一万里了。

刘永伟找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患沟通办公室,工作人员让他找当地法院。

刘永伟找到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法院说这属于刑事案件,让他去当地派出所报案。刘永伟拿着法院开的条子来到了当地派出所。

“派出所的警察说,如果丢手机什么的,他们可以管。可肾丢失了,这事情他们从没有遇到过,他们没法管。他们又给我开了一个条子,让我找当地的12345。”刘永伟找到“12345”投诉,又被推到“12348”,“12348”又把他引到徐州医患调解中心办公室。

刘永伟说:“医患调解中心了解情况立案之后,至今他们只告诉我,胡波在手术中把肾脏拿出来,看是好的,又放回去了。至于肾脏怎么消失的,他们都说‘不知道’。”

一个肾脏离奇失踪,刘永伟带着创伤奔波万里,却依然没有人告诉他答案,这是为什么呢?

记者陪同寻肾,荒诞一再上演

丢了一个肾,这不是小事,这么多部门真的都对此“无能为力”吗?

2016年4月21日,记者陪同刘永伟赶赴江苏徐州,试图寻找真相。没想到一天下来,各方的态度让刘永伟更加沮丧。

派出所:等你有纠纷再报警

4月21日中午12时许,记者来到了徐州市,当日天气很热,刘永伟刚出了火车站就歪坐在地上。

“很抱歉啊,我现在不能多走路,走路一多,伤口就疼。”刘永伟说。歇了一会儿,刘永伟和记者一起坐出租车赶到了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辖区的王陵派出所,一下车他就趴在水泥墩上。“出租车刚刚颠了三下,我觉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刘永伟说,“但愿这次去派出所能有点用。要不然再来几次,我估计都见不到真相出来的那一天了。”

走进派出所,接警的民警让记录员记下刘永伟的信息后说,这事情复杂,如果是真的,“就叫破坏人体器官罪,关键这要取证。”这位民警表示,下午两点半上班,他会带着记者一行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调查。

好不容易等到上班时间,民警再次出现。“我跟领导汇报了。”民警告诉刘永伟,“现在跟着你去(医院)不合适,这叫公事变私事了。”他建议刘永伟,可以先到该医院的医患沟通办公室,到时如果有纠纷再报警,他们再出警。实在不行,“哪怕你跑到院长办公室门口坐着。”

按照上述警官的“暗示”,刘永伟和记者来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患沟通办公室,由于无法和办公室接待者沟通,刘永伟拨打了110。可等了近20分钟,仍然没有警察出现。

“医院和派出所也就隔着一个拐弯的位置,他们怎么不来呢?”刘永伟再次拨打110,依然没有警察出现。

医院:以后你不要来找我

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患沟通办公室,一名负责人接待了刘永伟和记者,他拒绝了刘永伟想见主治医生胡波的要求,该负责人代表院方通报他们对于肾失踪事件的调查。

“我们已经了解到,你是车祸受伤先住进当地医院,后来又转到了我们二院(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来的。”该负责人说:“住院期间肾没有了,这是天大的事情。”

刘永伟:“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右肾怎么没的?我做的是胸腔手术,不是肾脏摘除手术,我的右肾怎么会没有的?我只想知道一个真相。”

负责人:“从手术记录上看,你的右肾在手术之前显示是挫伤的,医生拿了这个破损的肾去也没有用吧?”

刘永伟:“如果说我的肾是挫伤的,那就要摘除啊,胡波医生怎么又会放回腹腔里面去了?”

负责人:“当时胡波医生拿出肾来,发现肾从外表上看,都是好的,所以又放回腹腔里面,用机器压回去了。”

这位负责人还强调,胡波是胸心外科的医生,并非泌尿外科专家。

那么右肾为何会离奇消失呢?这位负责人回答:“我们找到胡波医生,他猜测当时放回去的肾脏没有安置好,就萎缩不见了。”

记者追问:“他(刘永伟)出院之后就到山东省立医院,一天时间内就检查出右肾没了。右肾会在一天之内萎缩不见吗?”

这位负责人回答:“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胡波,肾会‘瞬间萎缩’吗?他也回答不上来。”

该负责人强调,刘永伟的右肾“蒸发”,在医院看来是个“谜”,他建议刘永伟继续到派出所报案。

“希望你们能找派出所。”该负责人说,“我希望以后你不要来找我。”

面对派出所民警没有出警的情况,该负责人透露,刘永伟的事情,徐州市政府部门已经介入。“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办公室已经立案了,既然政府接过了这个案子,你们就去找政府吧。要不然就去找派出所。”

部门立案:调查暂无结果

当日下午,刘永伟来到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办公室,致电该案负责人张树怀主任。“我在外面忙,你先回去等我通知吧。”张树怀表示,4月底估计会有调查结果,他让刘永伟4月24日给他打电话。

4月24日,刘永伟如约给张树怀打电话,可对方一直未接。一直等到五月初,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办公室也没有出具调查结果。

昨日,记者亮明身份,致电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胡波医生。一听记者问起刘永伟右肾失踪的事情,胡波医生说:“我们已经有一个调查结果,给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办公室了。”说完,他匆匆挂断了电话。

记者又致电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办公室,张树怀在电话中说:“我们是2月18日对刘永伟的事情立案的,现在没有调查结果。”

“当时我们立案,就调取了各种材料。”张树怀介绍,的确有材料显示在手术中胡波拿出了右肾,看到右肾完好又放了回去。“我们去了解情况,胡波猜测说,右肾不见了估计是肾萎缩了。”

记者追问:右肾是否会萎缩至消失?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合作媒体
桂林日报桂林晚报 桂林人论坛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国际在线 中华网 光明网 南方网 腾讯 新浪 网易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合作 | 网站客服 | 法律声明 | 保护隐私权 |